谢深甫
谢深甫(1139~1204),南宋大臣。字子肃,台州临海(今属浙江)人,理宗皇后谢道清为其孙女。乾道二年进士,历官知青田县、大理丞、提举常平、参知政事、右丞相,封鲁国公,时有人上书乞斩朱熹以绝道学,斥为狂妄,以少傅致仕。南宋乾道二年(1166年)进士,初授嵊县尉,因政绩显著。为邑人钱端礼荐为昆山县丞,不久出任浙漕考官,“一时人物皆在选中”。后任青田知县,为侍御史葛邲、监察御史颜师鲁、礼部侍郎王蔺等荐于朝,宋孝宗召见,询问用人之道,谢深甫建议不用妄诞矫激、趋时徇利的人,而应进用德才兼备的人才。孝宗喜之,谕宰臣曰:“谢深甫奏对雍容,有古人风”。乃除籍田令,迁大理丞。江东大旱,擢任常平仓提举,制定救荒条目,“所全活一百六十余万人”。绍熙元年(1190年),除右正言,迁起居郎兼权给事中。绍熙二年(1191年)为临安知州,三年(1192年)除工部侍郎,进兼吏部侍郎。四年(1193后),再兼给事中。庆元元年(1195年),除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迁参知政事,再迁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庆元六年(1200年),进金紫光禄大夫,拜右丞相、封申国公、进岐国公、改封鲁国公。嘉泰元年(1201年),欲归隐林泉,宁宗不许:“卿能为朕守法度,惜名器,不可以言去”。召坐赐茶,并御笔书《说命》中篇及金币以赐。拜少保,授醴泉观使。二年(1202年),拜少傅,遂致仕,享年66岁。卒后,以孙女谢道清为理宗皇后,而追封信王,易封卫王、鲁王,谥惠正,葬五十八都环翠山。著有《东江集》,今已佚。

谢深甫(11391204),南宋大臣。字子肃,台州临海(今属浙江)人,理宗皇后谢道清为其孙女。乾道二年进士,历官知青田县、大理丞、提举常平、参知政事、右丞相,封鲁国公,时有人上书乞斩朱熹以绝道学,斥为狂妄,以少傅致仕。南宋乾道二年(1166)进士,初授嵊县尉,因政绩显著。为邑人钱端礼荐为昆山县丞,不久出任浙漕考官,一时人物皆在选中。后任青田知县,为侍御史葛邲、监察御史颜师鲁、礼部侍郎王蔺等荐于朝,宋孝宗召见,询问用人之道,谢深甫建议不用妄诞矫激、趋时徇利的人,而应进用德才兼备的人才。孝宗喜之,谕宰臣曰:“谢深甫奏对雍容,有古人风”。乃除籍田令,迁大理丞。江东大旱,擢任常平仓提举,制定救荒条目,“所全活一百六十余万人”。绍熙元年(1190),除右正言,迁起居郎兼权给事中。绍熙二年(1191)为临安知州,三年(1192年)除工部侍郎,进兼吏部侍郎。四年(1193后),再兼给事中。庆元元年(1195年),除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迁参知政事,再迁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庆元六年(1200),进金紫光禄大夫,拜右丞相、封申国公、进岐国公、改封鲁国公。嘉泰元年(1201年),欲归隐林泉,宁宗不许:卿能为朕守法度,惜名器,不可以言去”。召坐赐茶,并御笔书《说命》中篇及金币以赐。拜少保,授醴泉观使。二年(1202年),拜少傅,遂致仕,享年66岁。卒后,以孙女谢道清为理宗皇后,而追封信王,易封卫王、鲁王,谥惠正,葬五十八都环翠山。著有《东江集》,今已佚。

宋史文载

谢深甫,字子肃,台州临海人。少颖悟,刻志为学,积数年不寐,夕则置瓶水加足于上,以警困怠。父景之识为远器,临终语其妻曰:“是儿当大吾门,善训迪之。”母攻苦守志,督深甫力学。

中乾道二年进士第,调嵊县尉。岁饥,有死道旁者,一妪哭诉曰:“吾儿也。佣于某家,遭掠而毙。”深甫疑焉,徐廉得妪子他所,召妪出示之,妪惊伏曰:“某与某有隙,赂我使诬告耳。”

越帅方滋、钱端礼皆荐深甫有廊庙才,调昆山丞,为浙曹考官,一时士望皆在选中。司业郑伯熊曰:“文士世不乏,求具眼如深甫者实鲜。”深甫曰:“文章有气骨,如泰山乔岳,可望而知,以是得之。”

知处州青田县。侍御史葛邲、监察御史颜师鲁、礼部侍郎王蔺交荐之。孝宗召见,深甫言:“今日人才,枵中侈外者多妄诞,矫讦沽激者多眩鬻。激昂者急于披露,然或邻于好夸;刚介者果于植立,而或邻于太锐;静退简默者寡有所合,或邻于立异。故言未及酬而已龃龉,事未及成而已挫抑。于是趣时徇利之人,专务身谋,习为软熟,畏避束手,因循苟且,年除岁迁,亦至通显,一有缓急,莫堪倚仗。臣愿任使之际,必察其实,既悉其实,则涵养之以蓄其才,振作之以厉其气,栽培封殖,勿使沮伤。”上嘉纳。问当世人才,对曰:“荐士,大臣职也。小臣来自远方,不足以奉明诏。”上颔之,谕宰臣曰:“谢深甫奏对雍容,有古人风。”除籍田令,迁大理丞。

江东大旱,擢为提举常平,讲行救荒条目,所全活一百六十余万人。光宗即位,以左曹郎官借礼部尚书为贺金国生辰使。绍熙改元,除右正言,迁起居郎兼权给事中。知阁门事韩侂胄破格转遥郡刺史,深甫封还内降云:“人主以爵禄磨厉天下之人才,固可重而不可轻;以法令堤防天下之侥幸,尤可守而不可易。今侂胄蓦越五官而转遥郡,侥幸一启,攀援踵至,将何以拒之?请罢其命。”

进士俞古应诏言事,语涉诋讦,送瑞州听读。深甫谓:“以天变求言,未闻旌赏而反罪之,则是名求而实拒也。俞古不足以道,所惜者朝廷事体耳”右司谏邓驲论近习,左迁,深甫请还驲,谓:“不可以近习故变易谏官,为清朝累。”

二年,知临安府。三年,除工部侍郎。入谢,光宗面谕曰:“京尹宽则废法,猛则厉民,独卿为政得宽猛之中。”进兼吏部侍郎,兼详定敕令官。四年,兼给事中。陈源久以罪斥,忽予内祠,深甫固执不可。姜特立复诏用,深甫力争,特立竟不得入。张子仁除节度使,深甫疏十一上,命遂寝。每禁庭燕私,左右有希恩泽者,上必曰:“恐谢给事有不可耳。”

宁宗即位,除焕章阁待制、知建康府,改御史中丞兼侍读。上言:“比年以来,纪纲不立。台谏有所论击,不与被论同罢,则反除以外任;给、舍有所缴驳,不命次官书行,则反迁以他官;监司有所按察,不两置之勿问,则被按者反得美除。以奔竞得志者,不复知有廉耻;以请属获利者,不复知有彝宪。贪墨纵横,莫敢谁何;罪恶暴露,无所忌惮。隳坏纪纲,莫此为甚。请风厉在位,革心易虑,以肃朝著。”礼官议祧僖祖,侍讲朱熹以为不可。深甫言:“宗庙重事,未宜遽革。朱熹考订有据,宜从熹议。”

庆元元年,除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迁参知政事,再迁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内侍王德谦建节,深甫三疏力陈不可蹈大观覆辙,德谦竟斥。进金紫光禄大夫,拜右丞相,封申国公,进岐国公。光宗山陵,为总护使。还,拜少保,力辞,改封鲁国公。

嘉泰元年,累疏乞避位,宁宗曰:“卿能为朕守法度,惜名器,不可以言去。”召坐赐茶,御笔书《说命》中篇及金币以赐之。

有余嘉者,上书乞斩朱熹,绝伪学,且指蔡元定为伪党。深甫掷其书,语同列曰:“朱元晦、蔡季通不过自相与讲明其学耳,果有何罪乎?余哲虮虱臣,乃敢狂妄如此,当相与奏知行遣,以厉其余。”

金使入见不如式,宁宗起入禁中,深甫端立不动,命金使俟于殿隅,帝再御殿,乃引使者进书,迄如旧仪。

拜少保。乞骸骨,授醴泉观使。明年,拜少傅,致仕。有星陨于居第,遂薨。后孙女为理宗后,追封信王,易封卫、鲁,谥惠正。

文学主张

谢深甫还以文名著一时,时人郑伯熊有“文士世不乏,求具眼如深甫者实鲜”的说法。他的“性灵”之说,对清代著名文学家袁枚影响很大,袁枚在《随园诗话》卷十二就有这样的议论:“谢深甫云:‘诗之为道,标举性灵,发舒怀袍,使人易于矜伐’”。